明確了混合所有制經濟改革的目標、路徑和主要措施
  羊城晚報訊記者 嚴麗梅報道:羊城晚報記者6日獲悉,由廣東省國資委牽頭以廣東省委省政府名義起草的《關於進一步深化全省國有企業改革的意見》(以下簡稱《改革意見》)日前已獲廣東省政府常務會議原則通過。《改革意見》和廣東省屬企業改革實施方案,作為廣東混合所有制經濟改革的綱領性文件,明確了混合所有制經濟改革的目標、路徑和主要措施,其中有對廣東多年來推動混合所有制經濟改革成功經驗的結晶。
  上世紀90年代初以來,廣東就一直探索混合所有制經濟改革,涌現了諸如美的集團、TCL、格力集團、海格通信、粵電力等成功案例。這些企業通過混合所有制經濟改革,讓國有資本與社會資本發生“化學反應”,激發了企業活力並提升了企業的市場競爭力。
  羊城晚報記者獲悉,廣東省國資委在牽頭起草《改革意見》和省屬企業改革實施方案中,對近年來廣東探索混合所有制經濟改革的成功經驗和做法進行了深入的研究和總結。
  從近年來廣東探索混合所有制經濟改革的做法看,主要有四個方面:
  一是堅持政策引領,註重制度先行、統籌引導。特別是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以來,廣東省國資委牽頭起草《改革意見》和省屬企業改革實施方案,明確了混合所有制經濟改革的目標、路徑和主要措施。
  廣州市出台了《關於鼓勵民間投資參與國有企業改革重組的實施意見》,深圳市出台了《關於推動市屬國有企業整體上市的意見》。
  二是創新資本對接平臺。今年月,廣東省國資委會同省經信委、省商務廳等單位舉辦了省屬企業與民間資本首次對接會,簽約了個意向項目,預計引入民間資本500億元,現已完成3個項目的落地,其餘7個項目已進入實質操作階段;向社會發佈省屬企業首批54個招商項目,預計引入民間資本1000億元。
  三是探索多種實現形式,包括改製上市、引入戰略投資者、開展員工持股、實施混合模式、吸引股權基金。
  四是規範有序推進,包括健全制度、明確程序、充分發揮產權交易機構的平臺作用。今年5月,廣東省國資委出台了《關於規範省屬企業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的指導意見》,強調混合所有制經濟改革要把握好分類實施、公開規範、公允作價、合作方選擇、權益保障等重要環節。 編輯:王銳
   1
  相關新聞
  在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中,為什麼混合、和誰混合、怎麼混合、何時混合?來自政府部門、企業界、投資界及學界的人士齊聚羊城晚報主辦的“廣東深化國資國企改革投資論壇”,共議———如何解答深化國企改革“四個W”
  粵省屬國企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現三大樣本
  文/羊城晚報記者 嚴麗梅 吳海飛 實習生 楊小金 張馨夢 王朕 王葳 張秋佳
  圖/羊城晚報記者 湯銘明
  論壇嘉賓
  廣東省社科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研究中心主任 梁軍
  暨南大學經濟學院副院長、教授劉金山
  廣東省交通集團有限公司副總經理 劉偉
  廣東省廣晟資產經營有限公司副總經理 馬建華
  廣東省廣業資產經營有限公司總經濟師 陳曉東
  廣東省廣新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副總經理 邱慶新
  廣東省產權交易集團有限公司黨委副書記 王東才
  廣東省工商聯副主席、廣州立白企業集團有限公司總裁 陳凱旋
  2013年陽光私募冠軍、廣州市創勢翔投資有限公司董事長 黃平
  在中央明確提出要積極發展國有資本、集體資本、非公有資本等交叉持股、相互融合的混合所有制經濟後,社會各界紛紛預期,國資與其他社會資本相互滲透的進程將會提速,其中既有機遇更有挑戰。
  但從來自企業的反映看,在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中,對於為什麼混合、和誰混合、怎麼混合、何時混合這“四個W”問題,國企有困惑,民企也感到其中存在難題和難點。如何解決這“四個W”?從廣東省交通集團、廣晟公司、廣業公司、廣新控股集團高管發言中,羊城晚報記者瞭解到,多年來廣東國企一直在積極探索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並取得了不少成功經驗。
  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要積極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要允許更多國有經濟和其他所有制經濟發展成為混合所有制經濟,國有資本投資項目允許非國有資本參股,允許混合所有制經濟實行企業員工持股。全會還提出:要推動國有企業完善現代企業制度,進一步深化國有企業改革。
  之後,從中央到地方紛紛迎來新一輪深化國資國企改革高潮。作為全國改革排頭兵的廣東也不例外。今年2月,廣東明確提出了大力發展國有資本與社會資本交叉持股的混合所有制經濟並以此為牽引推進國有企業改革的總體思路。
  雖然改革大方向已定,但關鍵細則仍有待解決。
  為分享、探討廣東混合所有制經濟改革的理論與實踐,推動廣東國企深化改革,實現國企民企共贏發展,7月5日,由羊城晚報社主辦、暨南大學經濟學院承辦、廣州市創勢翔投資有限公司與廣州市證券投資行業商會聯合協辦的“挑戰與機遇———廣東深化國資國企改革投資論壇”在廣州舉行,論壇嘉賓的精彩發言及互動對話吸引了來自政府部門、企業界、投資界、學界共200多人參加。
  樣本一
  2010年,廣新控股集團與中國不鏽鋼行業規模最大的民營企業青山控股集團合資成立廣東廣青金屬科技有限公司,在陽江投資建設年產萬噸金屬鎳的鎳合金產業鏈及配套加工項目。至今短短三年多,該公司已成為陽江市首家年產值過百億元的企業,2013年不鏽鋼產量達到萬噸,預計今年在全球不鏽鋼行業企業中有望做到第一。
  樣本二
  1988年宏大爆破成立時是“三個”:3個人幹了一年做了30萬元生意,賺了約3萬塊錢。到2013年公司上市,生意做到30億元,增長1萬倍;市值約60億元,是當時註冊資本萬元的5200倍。2003年公司改製,大股東廣業公司持股從100%減持為,經營和技術骨幹持股55%,並參照上市公司要求建立規範的治理結構和運作模式。十多年來,該公司雖幾次增資擴股,但沒有原則變化。宏大爆破決策權和經營權分離具體表現形式是:董事會成員組成合理;國有大股東通過派出股東代表和董事參與決策,不干預公司日常經營。
  樣本三
  省交通集團所屬廣東省汽車運輸集團有限公司,自2003年以來,先後併購整合了肇慶、陽江、梅州、河源、增城、佛山公交、三水公交等地市的運輸資源,構建省屬企業、地方國資、企業管理層和骨幹共同出資持股的混合所有制形式。2012年9月,省交通集團向控股的H股上市公司原廣東南粵物流股份有限公司(現簡稱“粵運交通”)註入集團優質資產,年粵運交通歸屬於股東的凈利潤達每股0.33元,較2012年增長;截至2014年7月3日,公司股價報收3.05港幣,較重組前增長了,重組打通了企業發展向資本市場直接融資的渠道,進而形成“併購—整合—增長—上市—併購”的良性循環。該集團公司在中國道路運輸協會發佈的2014年“中國道路運輸百強誠信企業”中名列全國第三。
  Why為何混合
  廣新控股集團邱慶新:對單純的國企來說,如何有效發揮董事會的作用、董事會和經理層怎麼制衡,一直是個難題。組建混合所有制企業,有助於破解這個難題,因為民營股東投入的都是自有資金,對企業的效率和效益非常重視。混合所有制還有利於促進人才的激勵。廣青科技引入高管團隊持股,讓管理層與企業成為利益共同體,有效吸引和留住了高級技術和管理人才,股份分紅的所得收益比獎金激勵等其他方式更有效和持久。
  Who和誰混合
  廣新控股集團邱慶新:
  選合作伙伴也講究門當戶對,青山集團是全國最大的民營不鏽鋼生產企業,在不鏽鋼行業已有逾20年生產經驗。由於青山集團看重華南區不鏽鋼市場發展的巨大潛力,希望尋找當地的大型國企“助力”發展。而廣新集團擁有的優勢正好獲得了青山集團的青睞,兩者“一拍即合”。
  How怎麼混合
  省交通集團劉偉:對主業發展的推動是以混合所有制的方式實現的,主要採取以對外併購同類企業的路徑實現快速發展。在股權設置上,採取集團絕對控股、當地政府、民營企業、管理層共同參股的結構,一般留出不低於10%比例的股權由企業管理層和骨幹持有,併在關鍵崗位上派出高管或業務骨幹,如董事長或總經理、分管財務副總等,以利於有效輸出集團的管理、人才、資金、品牌、企業文化等,通過這種可複製的模式形成產業的規模化和集約化。對輔業競爭性企業的混合所有制改革,集團先退出絕對控股地位,釋放控股權,讓企業真正成為市場競爭的主體,並根據實際情況制定國有股權逐步以至全部退出的方案。
  廣業公司陳曉東:宏大爆破2003年改製之初,廣業公司國有股從100%減持為45%,經營和技術骨幹持股55%,並參照上市公司的要求建立董事會和總經理的議事規則明確各自的事權。這種規範的治理結構和運作模式,十多年來雖經幾次增資擴股,但只有不斷優化,沒有原則變化。
  When何時混合
  廣晟公司馬建華:必須堅持總體謀劃。廣晟公司這些年的改革始終註意加強整體謀劃,頂層設計,確保改革思路清晰,方向正確。
  省交通集團劉偉:混合所有制只是手段,目的是要實現企業的發展。混合所有制的發展要符合企業自身的發展戰略。企業從國有獨資、全資通過體制改革轉變為混合所有制,雖然並非一混就靈,但可以消除國企普遍存在的決策效率低、機構人員臃腫、激勵約束不夠、管理團隊不穩定等不利於企業長遠發展的現象,管理者和廣大職工也可以通過正當途徑享受成果。
  專家觀點
  混合所有制不是新東西 構建推進“細則”才是關鍵
  在論壇發言中,梁軍、劉金山都一再表示,混合所有制不是新東西。梁軍表示,中央之所以現在強調積極推進這項改革,一是表明這項改革的大方向不能動搖,二是要求加緊落實改革的“細則”,這是推進這項改革的關鍵。“細則”就是怎麼準確地去推進混合所有制?
  怎麼在推進過程中既能使國有資產做大做強,又能使民營經濟更好地發展。
  梁軍提出,社會各界在討論、探索推動混合所有制經濟改革問題時,應把關註點放在如何構建這些“細則”上。他認為,推進混合所有制改革的“細則”要體現出“正確”“準確”“有序”“協調”。
  “有數”、“有度”、“有位”、“有為”
  梁軍指出,在國有資本總量增減上“有數”,在國有資本分佈進退上“有度”,在關鍵行業領域控制上“有位”,在一般行業領域競爭上“有為”,這是解決正確推進混合所有制改革的“細則”問題。
  “全國這麼多國企,千差萬別,具體到某個企業,是絕對控股還是相對控股?具體情況要具體分析,但國資監管機構、政府、國企老總要心裡有數,國有資產在總量上不能有大的變動。”“涉及公共、民生的領域,國資必須有位。該控股的必須控股,即使不能控股,可以相對控股,要保證話語權。”梁軍繼續解釋:“在一般行業里,特別是在省以下地市國企,在競爭性領域,只要是不靠行政壟斷,只要是公平競爭、規範經營,能經營好、有所作為的,就沒必要讓他強行退出。”
  快慢有度寧缺毋濫
  梁軍還談道,應有序推進混合所有制改革的“細則”。
  “在混合的過程中,我不贊成搞時間表,就像一個小孩,限定他30歲結婚,到了29歲了,他肯定要亂搞對象。這個東西急不來,能混就混,不能就拉倒。”梁軍提出,中央精神與地方實際相結合,在這個領域上,廣東應該有地方特色。
  試點與推開要相結合,該快則快、該慢則慢,見機行事,寧缺毋濫。
  劉金山則從民企的角度,指出混合所有制改革中民企選擇的兩個方面:資本化和國際化。
  他認為,民企去家族化,國企去行政化,二者之間的連接就是混合所有制。但在混合所有制中,民企天然的弱勢導致其可能拿不到控制權,這時該怎麼辦?“通過資本市場尋求資本化形成混合所有制企業,是一種可行的途徑。還有就是國際化。” 編輯:王銳
  對話實錄
  Part1混合所有制改革中民企能否控股?
  梁軍:很多民企說,不讓我控股我就不參與混合所有制。不能說民企過分、霸道,實際上,這源於民企對我國現有產權保護力度不夠的顧慮。同樣,國企也有顧慮,國企不是不想讓民企控股,而是民企控股以後能不能讓我信任你。我認為,十八屆三中全會開完後,全國都動起來了,只有司法界動得不夠。從“真功夫”蔡達標和潘宇海打官司一案中,我們可以看到,司法在對產權保護上的無力,一個由知情權糾紛引發的案子走司法程序需要5年,這樣的例子就讓我覺得,搞混合所有制風險太大,一旦“遇人不淑”,司法成本太高。
  陳曉東:我認為,混合所有制中,國企和民企是共進互助的關係,宏大爆破這個案例就表明瞭這點。這家公司經過多次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在2003年我們讓管理團隊控股,2009年管理團隊提出還是國有控股好,我們又收回來。至於誰控股、誰不控股,不是絕對的,關鍵是要根據市場需要、企業發展需要及團隊的具體情況來定。
  所以,我的觀點是:國企也有很多搞得好的,民企也有很多倒閉的。關鍵是看誰來搞,這才是最關鍵的。宏大爆破這個公司幹了10年,我1股都沒有,但我們培養了兩個億萬富翁,一批千萬富翁,連司機都是百萬富翁。
  邱慶新:如果國企和民企志同道合,是可以設置一定的股權結構和發展方向,通過雙方優勢互補、管理的整合與文化融合,共同在市場上發揮作用。現在,政府對國企監管措施很多,監管體系也到位。民企對控股權的擔心,隨著改革進入深水區,各種監管措施會逐步完善的。
  Part2民企“短褲進西裝出”撈一把?
  黃平:要用證券市場來服務混合制。不管民企是想進來掏空國企還是想幹嗎,它首先要帶錢來、把錢留下,鎖定幾年,要溜也就沒那麼好溜。如果它掏空國有資產的話,那公司業績肯定不好,股價一塌糊塗,它連本都撈不回來。西裝進來短褲出去,是它自己的原因。
  所以說,為什麼要用證券市場來服務國企改革,原因就在這裡,一是可以先讓民營企業掏錢,為國企增值;二要把國企搞好,把市值做大了再套現也無所謂,因為公司做大做強了,大把人要。
  Part3國企員工持股是近水樓臺先得月?
  梁軍:關於持股問題,普通老百姓會認為,國企人員近水樓臺先得月。事實上,在國企里有很多人才,在市場化條件下,他們也有能力勝任。但因為現在體制上沒改革,人們就容易給他們貼不好的標簽。國企改革應該是個全面化、系統化的改革,首先是用人體制的市場化,用市場化標準選定什麼樣的人坐什麼位置,做到公平、公正、公開。如果你是人才,你要在這個公司持股,其他人就沒話說。
  Part4改革中如何防止利益輸送?
  王東才:在混合所有制經濟改革中,省產權交易集團發揮著獨特的作用。一是以“三公”為原則,實現“陽光交易”,不能夠“指腹為媒”、“包辦婚姻”、“私相授受”,必須在產權交易平臺上公開招標。因為,企業改製不同於資產處置,處置資產是以某一個時點的評估值為基礎公開出售,規則是價高者得,而企業改製、發展混合所有制要考慮到企業今後的持續發展問題,一般是希望引進“戰略投資人”,看中的是投資人除了“資金”之外的其他資源。二是以“擇優”為目標提供投資銀行服務,我們集團和全國產權交易機構互聯互通,建立了包括上萬個各類投資人的數據庫,還擁有億元的併購貸款授信額度,可為改製企業提供方案設計、市場發動、戰略投資人推薦、股權托管服務,也可為投資人提供融資咨詢服務。三是提供過橋融資,解決管理層持股困局。(羊城晚報記者 劉珊 實習生 周彩春)
  投資機會
  國企底部增發引民資帶來掘金良機
  與廣東國資國企改革政策動向備受公眾關註類似,資本市場上的廣東國企改革概念股也被投資者密切註視。
  年私募冠軍、廣州創勢翔投資董事長黃平在本次論壇發言時指出,廣東國企改革概念股是個巨大的金礦,可重點關註股價底部增發引入民間資本的國企旗下的上市公司。後續隨著廣東省委省政府有關深化國企改革綱領性文件出台,廣東國企改革概念股有望迎來新一輪行情。
  國企改革從不缺投資機會國企改革過程中從來不缺乏投資機會。早在上世紀末的“行情”中廣東板塊便涌現出一批因國企改革催生的牛股,如廣州冷機被東凌糧油借殼之後,股價從4元漲到35元,最高漲幅近倍。近年廣鋼股份通過重組註入廣日集團電梯業務後股價也從幾元漲至十幾元。但時過境遷,如今欲掘金國企改革“玩法”已悄然改變。
  黃平表示,目前二級市場喜歡的模式是上市國企引入民營資本混合後促進產業轉型升級。
  近期廣東一家上市國企正是通過重組轉型到與傳統主業相關的在線教育迎來股價大漲。黃平認為,通過證券市場引入民營資本或者有能力的高管持股是實現各方共贏的最有效方式。“民營資本參與定增真金白銀拿進來,屬於做大增量不存在國有資產流失問題,而其同時帶來管理、技術將促進國企傳統產業的轉型升級,一齊把蛋糕做大,國企、民資、股市投資者都是受益的”,黃平表示,而“為防止民營資本短期投機,國企可以通過較長的禁售期安排或者對賭協議給其戴上金手銬,讓它利益與上市公司捆綁”。
  重點關註底部增發引入民資的公司黃平表示,廣東的國企改革是個金礦,“據我瞭解已有不少廣東上市國企走出了第一步,可重點關註底部增發引入民間資本進行混合制的上市公司,這些公司目前大都較為便宜,後續一旦啟動上漲空間不可限量”。今年以來廣東國企改革概念股已經曆數波炒作,炒作對象主要集中在廣東省屬多主業國資旗下上市公司,如廣業公司、廣晟公司、廣新控股集團以及廣弘公司四大多業務控股集團等。(羊城晚報記者 吳海飛)編輯:王銳
  (原標題:廣東深化國企改革綱領性文件獲原則通過 明確改革目標)
創作者介紹

Break

ks47ksuqe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